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記者問他說,當人們怒責你不愛國時,你怎麼回應?Segal說,我本來就不尊敬我的國家,我也從沒打算要愛國,讓我掛念的是人,不是國家。

(閱讀全文)

以色列準備殺人殺多久,我們就站多久,站到他願意結束戰爭為止。

(閱讀全文)

近日鬼子拜鬼,此事非僅一端,長年並否認侵華史實,竄改教科書,謂之「進出」,而非「侵略」;日相安倍晉三這個人渣,上任後更多次傲慢宣稱日本二戰無罪可謝,宣稱「侵略定義未定論」,極盡挑釁之能事。

(閱讀全文)

半個世紀來,美、以聯手,製造無數血腥災難,千萬生靈塗炭。曼德拉的葬禮上,一個缺席抗議,一個高聲高調,毫無羞赧。是非淪喪,夫復何言?將來能否有一天公義高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以巴很遠,人心並不遠;你的情我的愛,生命渴望無甚差異。27年的牢獄,曼德拉如是說:「我對自由的渴望,已逐漸變成對所有人的自由的渴望。」

(閱讀全文)

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吉,因揭露美國無數血腥暴行刑求暗殺及諸多敗行劣跡而成為美國眼中釘,成為反戰人士的英雄。但阿桑吉說,嚴格說來他並不是一個反戰人士,他只是對於國家操弄謊言感到厭惡。跟阿桑吉一樣,嚴格說來我也不是一個反戰人士,只是對於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感到厭煩;我並不特別支持任何一種意識形態,對於各路旗下英雄豪傑亦多半敬而遠之。我跟一隻老鼠之間的親近性,恐怕還勝過我跟英雄豪傑們之間的距離;但曼德拉有些話倒深深打動我心。

(閱讀全文)

美入侵伊拉克倏忽十年,無數的聲音,影像,烽火,就像車子行進中窗外飛逝的景色,不管美的,醜的,逐一流逝。再過個十年,或十個十年,我還記得些什麼?當後人問起,我有什麼話要說?

(閱讀全文)

Emir Kusturica說,如果我們始終記得每一場戰爭,日子要怎麼過?話雖如此,他說他仍選擇投給「記憶」一票,因為這對人類文明很重要。但我倒很想把神聖一票投給「遺忘」,可卻偏偏記得許多我最好忘記的事。

(閱讀全文)

半個世紀來,美國沒有一天不發動侵略戰爭,數以萬計的暗殺名單,四處姦殺擄掠丟炸彈,到處蓋祕密集中營,無限期囚禁,刑求、虐殺,無惡不作。每丟一顆炸彈,就能創造千萬財富;美國人簡直就是靠軍火生意在拼經濟。每思及此,頗感無奈,世上無一字能說出我心裏的恨。

(閱讀全文)

一位迦薩老人舉著一張牌子,上面寫著:「你取走我的水、焚燒我的橄欖樹、摧毀我的房
子、搶我的工作、偷我的土地、囚禁我的父親、殺害我的母親、轟炸我的國家、斷我們食糧、屈辱我們所有人,但是,該被譴責的卻是我:我發射了一支火箭砲。」

(閱讀全文)

問:你們是誰?答:我們來自各行各業,無特定階級組成,無特定政治立場,無特定意識形態,無特定宗教思維,但我們基本上相信憐憫,相信非暴力,相信善的價值。如果你也相信,那麼不管你有沒有來一起靜站,應該都算是跟我們「同一國」的。

(閱讀全文)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