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info Logo
Palinfo Title

一種抗爭行為是否值得尊敬,是看你在做這事時承受多大的風險和代價。

(閱讀全文)

我敢用我的人格和生命保證,我絕不是那樣的人。我不知道我能做到什麼地步,我也不知道我或我們終究是否能夠讓 AIT 出面做出回應。但我敢用我的人格和生命保證,我一定會讓 AIT或美國人明白我或我們的所謂憤怒並不只是一種漂亮字眼或虛張聲勢。

(閱讀全文)

我去過兩次競技場,一次在羅馬,一次在巴塞隆納。看著競技場內那些坑坑洞洞,我總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很難想像兩千年前人和野獸或人和人就在這裏做一種生死決鬥,而場邊四周一堆觀眾,老女男幼,大家興奮地一邊吃零食喝酒,一邊欣賞著一種純粹以死亡為代價的娛樂或比賽。

(閱讀全文)

就算他終將一無所獲,他依然是個釣者,而不是一個買賣現成漁貨的商人;是釣者改變了大海的面貌,而不是漁貨商人。

(閱讀全文)

說要紀實,但好像沒什麼實可記的了,講的全是一些虛的東西。但我還是覺得「虛」很重要。

(閱讀全文)

有朋友問說,批評以色列為何扯上納粹?
因為「以色列勿學納粹」這句口號是我提的,故答覆如下:
哲學上有句老掉牙的話說:「你無法把腳伸進同樣的河水兩次。」因為凡事都不斷在變動中,不可能重現與複製,因此一切經驗與現象也必然都是獨特而且無法取代。

(閱讀全文)

今天(一月六號)下午,以色列駐台代表 Raphael Gamzou 打電話來。他顯然事先打聽了一些我的背景與學經歷,用英文講了大約一個小時,雙方毫無共識,但他說我跟他有共識,他說他曾是個軍人,參與幾次戰役,親友傷亡,為戰爭付出慘痛代價,深知暴力的可怕,他說我與他的共識就是我們都反暴力。 但他說,我們在共識之餘,卻有個很大的不同點,那就是我跟他所處的 “reality”不同,他說我活在台灣安全無憂的環境,而他和以色列人民卻活在恐怖攻擊的實質威脅中。我說不對,應該說我們的不同點是在於我們或許對 “reality” 的「解釋」(interpretation)不同。

(閱讀全文)

馬先生、蕭先生你們好,我們幾位識或不識的朋友,大約至少會有五、六個吧,打算在本周六(即3月15日)下午兩點到四點,至貴總部靜站舉牌。似乎有必要先跟你們說一聲。我們會儘可能不影響貴總部的活動,保證也不會有任何衝突。

(閱讀全文)

「爸爸有著一頭帥氣的頭髮一對明亮的眼睛,還有一顆善良的心。他對人很好,尤其對我最好了。只要有空,就會帶著我、媽媽和哥哥一起出去吃飯呢。」黃小妹說,這是她「最快樂的時光」,娟秀字跡最後寫著:「爸爸,我和哥哥永遠愛你」。鄰居說,父親勤奮盡責,一雙兒女唸小六小三,活潑乖巧。子女孺慕,慈父情深,最後卻殺掉世上唯一的愛,一死一重傷。砍殺時摟著小孩說:「我們不要活了,爸爸養不起你們,爸爸真的走不下去了。」

(閱讀全文)

我沒什麼好浪費,只好浪費生命。相較於有為青年,我倒挺欣賞那些磋跎於人生路上、為一個眼神一片落葉為夜裏一陣雨聲起惆悵的無聊男女。下了班我不馬上回宿舍,我看天空哪邊燦爛就往哪邊走;雲的方向就是家的方向。當夜幕低垂,倦鳥歸巢,兩旁路燈便也歸家似地往後飛奔。且看天上飛禽,且看地上走獸,且看無言的花朵雲彩,看就好,別問,也別想—維根斯坦如是說。

(閱讀全文)
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 © 2002 - 2024